李飞·熊从纪录片著名导演到新文学人

作家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一部小说《没有终点的火车》,作者是李熊飞,对读者来说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这实际上是作者故意隐瞒了自己以前的身份。 李飞熊的真名是李伟。作为sctv的纪录片导演,他从2001年开始从事非小说类的影像制作。北川中学、超级按摩师和《地球的故事》等纪录片作品在该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几乎获得了纪录片行业的所有最高奖项,包括“明星奖”、“金熊猫奖”和“中国民族志纪录片学术奖” 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在非小说影像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导演,决定作为一个新的写作人进入小说世界。 用李飞熊的话说:“写小说实际上是为了纪念我的青年和改革开放一年前后出生的一代人。” 《北漂》经历成为故事的源头李熊飞,生于1978年,是跟随改革开放脚步的一代人。他们正面临着国家的急剧变化和社会的不断变化,伴随着他们个人命运的起伏。 1999年,从宁夏大学毕业后,李熊飞进入银川电视台做新闻节目。 然而,李熊飞对此时的现状并不满意。他有一个诗人的梦想,写诗和出版诗集。因此,不到一年后,他毅然辞去了第一份工作,独自来到北京,成为一名“北方流浪者” 《没有终点的火车》的主人公周杭间是李熊飞“北漂”生活的投影。书中写道周兴健去北京大学看望他的朋友王丽燕。他看到当时北京大学周围出租了大量的“观众学生”。他们没有北京大学的学生身份,但是因为他们钦佩北京大学的老师和校风,他们在这里过了一天的日常课。 当李飞熊第一次来北京时,他也是其中之一。在这里,他听了许多著名大师的课,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留下了一段漂泊但难忘的岁月。 后来,李飞熊成为中央电视台的一名导演,并开始拍摄纪录片。 他参与的最大项目之一是长达20集的纪录片《天堂的特权》,该片从全景上反映了中国的航天工业,并直接担任多元化导演。 为了拍摄《天堂的特权》,李熊飞去中央新电影厂获取了所有关于美国、苏联和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信息影片。 同时,他还采访了航天工业的许多人,如梁李思和孙家东。“听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是一次洗礼。我心中的家庭和国家的概念是由他们点燃的。” “李飞·熊的生活逐渐进入纪录片世界 在北京呆了五年后,他去了四川拍摄纪录片,如北川中学、超级按摩师、文艺和成都剑川博物馆的非凡记忆,赢得了众多奖项,并在业内获得了声誉。 2014年2月,离开北京9年的李熊飞从北京大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最终以全日制学生身份回到北京大学。 但这时,他发现他曾经在课堂上追求的那些大师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甚至他经常去的北京大学南门的枫茹松树书店也不见了。当时的巨大变化使他不知所措。他觉得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一种使命感立刻高涨,写下那一年的青年时代。 “我出生于1978年,领先五年,落后五年。我可以被视为这十年出生的一代人。李熊飞说:“我似乎没有看到任何反映这一代人非凡卓越的作品,所以我想,为自己写一部,至少为这一代人发声。”。 因此,在写作之初,李飞·熊就为小说设定了两个方向:在大时代不断关注社会和小人物。 对于一代青年来说,写一部小说,小说的原名是《迷失的爱情》。李熊飞感到很难过。后来,在他的设计下,小说每一章的开头都是主人公周行健在西行列车上的视野和思想。这成为这部小说故事情节的线索。因此,他把小说改名为“没有目的地的火车” 这本书的书名与周星健、马洛和书中其他人物的命运一致。他们找到了摆脱困惑的方法,但生活就像一列没有终点的火车,驶向远方。 李飞熊坦言,这部小说有一些半自传体色彩,几个主要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个或几个原型。 在他写作之前,他整理了每一章的大纲,逐渐清楚了这些角色是谁,他们最终去了哪里,他们想反映什么状态。 在李熊飞看来,“第一英雄”周行健是最不妥协、最叛逆的人,他具有中国传统文人的特点。“我更喜欢唐代文人,比如李白。他腰间带着一把剑,手里拿着一本书。我认为周星在他的身体里有这种精神 马洛在书中与周行健一同来到北京,他更像是魏晋时期的一位著名人物——诗意、浪漫、极端和感性你让我不开心,我立刻转而反对你,我对你有感觉,并立即爆发出来 李熊飞还描述了一个留在家乡吴先锋凤凰城的人。他的名字充满讽刺。他曾经想成为一名先锋诗人,但后来他变成了一名保守、温和、屈服于现实的诗人。”书中还有一个讽刺的地方,就是在所有的主角中,他是唯一一个最终结婚的人,但是他的妻子是媒人介绍的。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李熊飞完成了这部小说的手稿 他觉得在这个时候写这部小说是最合适的,“如果在那个时候写,会充满无限的想象力,写作会很粗糙 只有当你在各方面都成熟了,你才能写得更深刻 “李飞熊说,他从事非小说类图像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他做得更多,他会发现图像的力量也有它的缺点。相反,虚构的文学创作使他能够挣脱枷锁,放开手脚,更轻松地刻画人物的内心。 然而,书中情节的发展往往会表现出镜头感的效果,这也是由于他娴熟的形象叙事。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副主编兼文学评论家崔庆雷认为,《无休无止的列车》的标题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和哲学气息。在这部小说中,作者通过重塑和再现一代青年,完成了对一代青年精神的塑造和对一个时代历史阴影的扫描。它打磨了一代人的青春,进行了深入的历史反思,提出了许多重要的社会话题和问题。 记者成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东方威尼斯人 » 李飞·熊从纪录片著名导演到新文学人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